淡推了半年
据说昔日带给我们无数欢乐的
夜💛阑🖤星🌹空🌈
居然退推了!
这么不民主不进步不先锋不黄黑的事是怎么发生的呢?
哪位带老可以跟本小鬼讲一讲吗

参见德索托《货币、银行信贷与经济周期》第三节

Show thread

妙,真的妙
从存管的一般原则和法理出发,把普遍被正当化的混淆和欺骗批判地淋漓尽至
更不用说功利上这玩意对经济周期的产生有不可磨灭的功劳

恭喜各位在2020年幸存了下来
那么2021年呢
请全世界打开afterburner
全力冲刺

第一,’活期存款‘明示其作为’存款‘即存管的性质,大多数储户存款的目的并非收取这极其微薄的利息,而是希望银行能较好履行存管的义务。第二,传统判决中银行需要支付的利息属惩罚性质,其比例不应如此微薄,以至于银行竟然希望通过支付这种理应是惩罚性的利息来’吸引储户‘。

Show thread

其次,法理上,活期存款作为储户在银行进行的非常规存管。银行有义务维持对储户的随时的完全可用性。任何低于100%的活期存款准备金率都是与这一义务字面上的背叛。传统上对这一欺诈行为的判决是支付储户利息加以可能的刑罚。这看起来与今天银行支付微薄利息的行为相似,但是事实上截然不同。

Show thread

并且,对银行本身长期也是有害的:无数银行因自己的贪婪而破产,即使荷兰的阿姆斯特丹银行曾经证明了银行即使忠于自身的义务,不挪用储户的存款也是可以盈利的,并且赚取极佳的名声

Show thread

作为非常规存管的活期存款采取部分准备金制度在功利和法理上都说不过去。
首先,功利上讲,部分准备金制度所产生的大量虚假信用注入市场后会对市场进行扭曲,人为的降低了利率,影响了价格信号导致大量的错误判断与错误投资,创造了人为的繁荣、通货膨胀并且驱动商业危机的产生。

从来就没有普遍的机器被锁住而不能使用,而被锁住的只有人类的头脑和手脚。从来就不是机器自发演化增长“生产力”,而是人类分工的发展和市场引导下资源的不断优化使得技术得到进步,最终导致人类劳动的价格相比最终产出的商品相对增长
“生产力”无需解放,需要解放的唯有人类!

或者说,可能是其他的一些原因引起的?例如单纯是现代国家导致的普遍的个人责任感缺失以及道德下滑?欢迎各位大佬给窝老提供思路

Show thread

名词或者概念上的“通货膨胀”往往其目的是为了在特定社会环境中对特定行动或者概念进行道德或者伦理意义上的脱罪化。当这种“通货膨胀”成为普遍现象的时候,是否往往伴随着游离于社会主流的伦理观的群体的数量的剧增?还是“主流伦理观”本身已经地位大大降低,有其他“平行”的“地下”伦理观存在并与其竞争?
---
RT @Irregular_hys
“名词通货膨胀”绝非是现代才有的现象,例如在中世纪欧洲这样禁止利息的社会,“承认存管”成为了收取利息的普遍模式,其在概念上引起的混淆如“定期存款”至今还在发挥其在概念上的破坏作用
twitter.com/Irregular_hys/stat

“名词通货膨胀”绝非是现代才有的现象,例如在中世纪欧洲这样禁止利息的社会,“承认存管”成为了收取利息的普遍模式,其在概念上引起的混淆如“定期存款”至今还在发挥其在概念上的破坏作用

二元化的“左”“右”作为特定社会/国家党派联盟之间政治斗争的产物,不能脱离具体社会/国家政治斗争的语境而超然独立出来作为超脱泛用的意识形态衡量工具,否则作为分析工具的效果将会大打折扣

Show thread

在政治斗争中,政治建制派会为了斗争的需要形成两个相互敌对的联盟,而当政体(或者所以建制派联盟)失去合法性的时候,会产生两种倾向:革命或者民粹运动。革命的领导者往往是知识分子,一般有超然于传统政治的意识形态态度。民粹运动的内容则是根据文化的传统进行“复古”

Show thread

左/右,进步/保守的二维政治划分虽然有明显的缺陷,但是从历史和当前大众观点可以反映该框架在政治斗争中的普适性
政治斗争是围绕垄断暴力的国家而产生,并且有赢家通吃的特性,导致政治斗争的结果是不同的意识形态派系被迫形成“执政党”与“反对派”的联盟。政治坐标二元化对应的是政治联盟的二元化

在政治斗争中,政治建制派会为了斗争的需要形成两个相互敌对的联盟,而当政体(或者所以建制派联盟)失去合法性的时候,会产生两种倾向:革命或者民粹运动。革命的领导者往往是知识分子,一般有超然的意识形态态度。民粹运动的内容则是根据文化的传统“复古”

Show thread

左/右,进步/反动的二维政治划分虽然有明显的缺陷,但是从历史和当前大众观点可以看出该框架在政治斗争中的普适性。
政治斗争本质是围绕垄断暴力的国家产生,并且有赢家通吃的特性,导致政治斗争的结果是不同的意识形态派系被迫形成“执政党”与“反对派”的联盟。政治坐标二元化对应的是政治联盟的二元化

过去是灰暗而缺乏实感的,未来是令人恐惧的绝望,“现在”是不得不经历的沉默与失落。有时候觉得与愚者相差不大,都因为恐惧而逐渐逃避了对未来的思考。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愿有一日能获得罗斯巴德般的乐观与勇气

也许有相当一部分是出于资本主义的竞争状态与市场的永恒变动使他们缺乏安全感,资本家为了自身的利益是有可能背叛资本主义而成为特权和暴力掠夺的帮凶的。毕竟,躺着抢人钱比天天猜测市场,进行竞争舒服太多了。

Show thread
Show more
朝圣山・长毛象学社

A Mastodon Instance for Chinese-Speaking Libertarians.
Character Limit: 4096
Tor Service Available: http://mastodon.ahfaz6rkkexzpr32j4zyyg53vdg2qt4omxonbaeahspg2jwycqm3isid.onion/about